今天是:
职工文学
职工书画
职工摄影
·当前位置:湖南天上人间彩票网网 >> 职工艺苑 >> 职工文学 >> 内容阅读

遥想远去的秋天

来源:《湖南工人报》 时间:10年06月11日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图为何海霞名画 滕王阁

  长沙 黄新民

  初夏,我来到仰慕已久的滕王阁,一切都是因为王勃的《滕王阁序》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太久,我不知道这篇千古绝唱是怎样从一个年轻人的手上流出来的,是王勃的天才还是滕王阁的风景极致,让诗人诗情勃发?滕王阁是我心中的景,也是我心中的谜。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滕王阁序》诞生于秋天。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最美的季节,秋天的美在于那无牵无挂的恬静的淡泊和萧瑟悲寂的隐隐轻愁,感怀秋雨愁缕缕,恼人秋梦恨绵绵。这情景最容易牵动诗人的万缕情丝。难怪刘禹锡有诗:“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去,便引诗情到碧霄。”秋天,是诗人的季节,多少大诗人的传世名篇是在秋天写成:杜甫的《秋兴八首》,杜枚的《山行》等,白居易被贬江州司马曾路过滕王阁,应该读过王勃的这篇文章。他写作《琵琶行》同样是秋天,“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诗人独爱秋天,秋水碧澄,秋叶静美,最能表达诗人内心的孤寂。秋天的萧杀躁动了诗人的激情,诗似秋水清澈,人如秋月明净。满眼悲秋今古事,人生辛苦竟何为。秋天是一种诗的心情。

  王勃选择了一个“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的日子来到了滕王阁,眼前是一片“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绝美的秋景,怎会没有缀玉联珠的诗句流出。初夏,没了秋的影子,我见不到落霞孤鹜、秋水长天,但雨来风掠,雾卷云舒,更平添了怅然怀古的思绪。踏上层层石级,面对滔滔赣水,遥想千年前洪都的秋色。我四处寻找年轻的天才诗人身影,倾听他的脚步,遥想他挥毫时的笔走龙蛇,那是怎样的英俊潇洒。《滕王阁序》成篇时,王勃只有二十岁左右。现代社会,不过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如此年轻怎会作出惊世篇章。所有的风景都会拒绝一部分人,偏爱一部分人;每个人都会属于不同风景。后来,滕王阁多次重修,多少文人来此试笔,一样的风景,却是写出了不一样的文章。韩愈、王绪、王仲舒等都是大文豪,但写滕王阁,没有几句让后人铭心上口的。我不知道这几位文豪是什么季节来到这里的,王勃是独爱秋天。眼前有景道不出,王勃名篇在上头。

  命运不幸诗歌幸,赋到沧桑句便工。诗从逆境出,个人命运遭受不幸的时候,却能激发诗人的斗志和灵感,从而创作出更多有骨气、有灵魂的诗篇。没有历尽沧桑的诗人其作品只会飘散着阵阵粉脂凝香,无法写出血气阳刚的壮美。王勃才名鼎盛,同样逃不出悲剧的命运。人生沉浮反复,诗人短暂的一生,却几经劫难。悲剧的命运成就了王勃的诗名。王勃15岁时在沛王府给王子当文学侍从,沛王很看重他,但同僚们嫉恨他。21岁那年因一篇笔墨游戏的《檄英王鸡》而蜚声朝野。高宗看后,却龙颜大怒,认为此篇意于挑拨王子之间的关系,离间手足之情,钦命将他逐出长安。6年后,王勃又因私自藏匿罪奴曹达,被同僚告发。曹达猝死在王勃府内,依唐律,犯死罪。王勃之父因受累及,被贬官至交趾为令。公元674年秋,王勃下狱候斩。却幸逢皇帝大赦,免过一死,但他被永远地逐出上流社会,年轻诗人的政治抱负从此泥牛入海。没有逆境,似乎就不能成其为诗人,伤痛和悲剧总是与诗人如影相随。

  “物是人非事事休。”我在阁上徘徊,眺望阁外,心似江水,欲拍栏干。天空灰蒙,飘着细雨,如一双饱蓄泪水的眼睑,也是我此时的心情。世界上两种悲剧至今无法避免,红颜薄命与天妒英才就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怪律。王勃这样的天才为什么那么早早地逝去,留给了人们太多的遗憾与伤感。扁舟载着一截悠长的阁影,忧郁地前行,在滚滚的江浪之间依稀可见当年王勃的风姿,这个自幼饱读诗书、贯通九经的青年,远离故土,来到洪都,是挂职锻炼,还是社会实践;是浪迹天涯,还是惨遭贬谪,今天已无从考证。王勃来滕王阁时,心情是十分沉重的,绝没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莱人”的兴致。“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这是一种怎样的伤痛。似乎是一种呐喊,一种悲鸣。苍天不容王勃于当时,历史却成就诗人于永久。

  诗人的性格恃才傲物,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夹着尾巴做人,这是他们步入仕途的致命弱点。正因为这样,就难与朝廷保持一致,免不了人生的悲剧。王勃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怪圈。他与当时的杨炯、卢照邻、骆宾王誉为初唐四杰。但这四位同样是年少才高,官小名大,行为浪漫,遭遇悲惨。除杨炯当了一个县长外,王勃是27岁时落海而亡;卢照邻一生为病魔所苦,40岁时投水自杀;骆宾王唱罢“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的豪言后,就销声匿迹了。四位天才都承受了悲剧的人生,却为文学史增添了绚丽的篇章,从来悲愤出诗人。

  情感是诗人的灵魂。王勃是一个多情的诗人。可以从他的诗句中看出来:“旅泊成千里,栖遑共百年。穷途唯有泪,还望独潸然。”在《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一诗中写道:“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此诗意境深远,情意绵绵。王勃是十分重情的,桥边折柳,送断西窗残月。他还写过很多赞美女性的诗,“妾本深宫妓,层城闭九重。君王欢爱尽,歌舞为谁容。”诗人十分同情那些善良多情的女性,为她们深锁高墙的悲惨命运掬一把辛酸泪,也是对自己对这一切无能为力的悲哀表达。他那多情的诗笔尽情挥洒,留下了一幅幅动人的佳人倩影。

  不少诗人失意之时总是寄情山水。王勃虽年轻,却早早诀别于官场,不免苦闷悲愤。他将自己的情感寄托于滕王阁等山水美景,同时还将悲惨身世抑郁心情寄情于知己情人,对朋友时常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意。在他那充满忧伤诗作之中,分明渗透着王勃仕途失意的凄凉之感。

  正是秋天的意境,身世的遭逢,忧郁的情感成就了王勃的千古绝唱和诗名。

  滕王阁自建立以来,迄今已1300多年,在这漫漫历史长河中饱经沧桑,今天所见的滕王阁,已是1989年落成的第29次重建之作。一幢楼阁,重修29次,这在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古往今来楼台亭阁不可胜数,大都坍塌于历史的烟云之中,雾散烟销,沓无声息。而滕王阁29次重修绝不是为了纪念滕王,都是为了王勃的这篇序文。滕王阁首建后的22年,公元675年,王勃写下了《滕王阁序》这传诵千古的名篇。从此,历史便赋予了滕王阁的永恒,在众多的亭台楼阁中脱颖而出。此时,我由衷地感叹《滕王阁序》在文学史上的价值。那“老当益壮,穷且益坚”、“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的名句,激励着多少壮志未酬的志士;“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写出了多少失意文人的无奈与凄凉。登滕王楼阁,颂千古华章,滋润肺腑,荡涤心灵。

  眼前,赣江水面宽阔,烟波浩淼,远处长天万里一色,眺望着现代高楼,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为什么文采飞扬的时代离天上人间彩票网远去?当今,每年生产800多部长篇小说,万多首诗,数千万字的散文,就没有一篇是传世佳作,没有一篇像少年王勃的《滕王阁序》那样的美文呢?著书都为稻粱谋。是商品经济的浮躁,还是作家们的急功近利,一心想把自己的名气做大,把钱包做大,如此一来,怎么能把文章做大?这就是今日的文章及诗人为什么速朽的原因。

  登临送目,俯瞰江山。抚今追昔,风流的滕王早已灰飞烟灭,犹如秋雁声声,渐渐远去;远古的羽衣曲,盛唐的霓裳舞,虽然不再演绎,但楼阁上的低吟浅唱却一直不曾消歇。楼阁依然,华章犹在,石级上的人们总是来来往往,赣江的波涛依旧东流不息。斜阳已成余辉,阁上鸟飞人去,空留一片寂寥。西山横翠,南浦飞云,长桥卧波,令人遐想。今天的滕王阁已成为南昌城市中心的景点,其实,世事风景都会变迁,唯有王勃的文章永存。无论赣江两岸的水泥森林长得多高多么茂盛,滕王阁在摩天高楼包围中又是怎样显得渺小,但王勃与他的《滕王阁序》永远是中华文化史上的一块高耸的丰碑!

文章作者:黄新民 / 责任编辑:唐浩
专题推荐
 
关于天上人间彩票网联系天上人间彩票网版权声明网站帮助网站地图收藏本站天上人间彩票网维权热线:12351